世新精神是我人生品牌–朱界陽

p1
朱界陽

當初因為愛好新聞而走入翠谷修煉5年,畢業後進世新實習媒體「小世界周刊」當了8個月助教,這段期間如同實戰特訓,獲益良多,尤其得以親炙於創辦人老校長成舍我,更影響了我的一生。在老校長身上,我看見中國近代名報人的精神、修持、毅力與堅持新聞自由的大無畏風範,對一位懷抱新聞熱情的初生之犢來說,這是何等的福份!

在世新的青澀歲月,為我樹立起學習與追尋的標竿,而世新精神更陪伴我一路成長,成就了我的人生品牌,回想在「小世界」當助教的日子裡,何其有幸能與老校長共事,所承受的挑

戰、激勵,所目睹、耳聞的膽識、氣節,所親歷的溫馨、教誨,點點滴滴至今仍在心頭低迴縈繞,謹略述一、二於后:

  • 當時是戒嚴時期,沒有言論自由,老校長囑我按時收聽美國之音ABC、英國BBC、日本NHK、莫斯科廣播電台等「短波收音機」廣播的「中文新聞」,記錄下來給他過目,經老校長篩選及改寫後,屢屢成為「小世界」周六出刊時的「本刊來自東京消息」一版頭條獨家新聞。
    記得老校長當時是立法委員,還經營世界書局,「小世界」每周六上午一出刊,位於台北市重慶南路的世界書局就有「小世界」零售報,是各大媒體追蹤報導的主要新聞來源之一。「小世界」雖是學校刊物,其影響力卻超越校園,可見老校長處理新聞的功力與權威。
  • 蔣中正總統逝世時,聽說老校長請兼任「小世界」總編輯的編採科主任荊溪人寫篇悼念社論,那時台灣的氛圍是報紙紅色報頭要改為黑色;歌廳、電影院等娛樂場所要暫時停業;誰穿紅色衣服外出,就被視為大不敬,有可能受到路人指責甚或挨揍。在全國媒體及報紙社論均偏向歌功頌德之際,老校長對「小世界」的社論卻有意見,最後他索性親自執筆重寫,並告知同仁:「身為記者,此時此刻應秉春秋之筆,褒貶功過,蓋棺論定,留待後人評價。」
  • 常有獨家權威消息的「小世界」,每周五夜晚要加班校編新聞稿,老校長總是和同仁一起在辦公室吃便當打拼。有一次,老校長說要請同仁到景美街上吃西餐,大家先到餐廳等候,荊溪人主任興奮地打電話給他夫人說:「今晚老校長請吃西餐耶!」同仁們也開心地翻看菜單,討論著要選A餐或B餐,準備大快朵頤。老校長一到就大方地說:「不要客氣,想吃什麼就點什麼!」未料下一句則是告訴服務生「我來一客蛋炒飯!」簡樸的老校長,嚴以律己,寬以待人的作風,我永誌不忘。

世新畢業後,我在聯合報服務15年,接著當彰化縣長機要秘書8年,後來到亞洲大學任職,迄今又過了14年。轉進學術界以來,我不時向母校世新請益或求援,歷經牟宗燦、賴鼎銘、吳永乾三任校長,以及副校長邱淑華、陳清河、教務長蔡念中等師長的協助指導,方才逐漸適應截然不同的生涯轉換,並設法在大學校園開創另一片天空。

近40年來,無論面對任何挑戰,我始終秉持著世新人不卑不亢、努力不懈的精神勇往直前,而我心中始終感念世新師長,更感念成舍我老校長,沒有他們的言傳身教,就沒有今日俯仰無愧的我。

亞洲大學總務長 朱界陽

五專第12屆(民國64年畢業)

曾任台中市世新校友會第二屆理事長

現任世新校友會總會理事

台中市世新校友會榮譽理事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