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

別離溝子口四十五年

近日到台北小住幾天,那一天週日清晨五、六點起來,想到附近走走,卻又不知往何處去?忽然靈機一現:何不來去溝子口,四十五年前念書的地方。真真沒有錯,是四十五年了!

 旁邊有偌大堂皇的考試院,蜿蜒的巷弄,錯雜著高矮新舊的房子,我們就是喜歡溝子口這樣土土老老的,沒有太多裝飾的老村落。景美溪旁的一個溝子邊,也許是一個圳溝的入口,也許是出入景美溪的一個小碼頭(溝子口老街後有一流美灣,老地名叫 「埤腹」)。

那時我們上學,都走考試院和永建國小中間的一條小路,即試院路。沿路種有楊柳和木麻黃(而今不復見,近後門僅留一棵木麻黃作回憶),春天溫馨,夏天豐茂,秋天清暢,冬天蕭瑟,那常見的毛毛雨的天氣,七顏八色的小女孩的雨傘,點綴了當年青春年少的美美記憶和思懷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別離溝子口四十五年”